您好,欢迎访问betway官网手机版!

颉玉鹏的扶贫记(三)

来源:庆阳企业 编辑:颉玉鹏 时间:2019-01-09 09:35:50 点击:

脱贫攻坚是硬仗中的硬仗,做好扶贫开发工作,支撑困难群众脱贫致富,帮助他们排忧解难,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是大家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也是党和政府的重大职责。回顾往昔,作为一名扶贫工编辑,大家在用心、用情、用力帮助困难群众实现心态上的转换和生活上的改变。

 

2018年7月11日      晴转多云

刚到积石山时,就听说了这边雨水较多,特别是进入8月以后,刚进七月就已经这么开始下了,整整下了十天。今天终于放晴了,早上起来心情都好多了。

原本打算早上把2018年的变更全部整理好,突然想到,四社周麻二家的父亲住院已经快一周了(疝气手术),不知道来了没有。吃过午饭后,骑上我的电驴,直奔周麻二家,摩托车开到家门口时,他家的三个孩子听到车的声音追了出来,我把车停下,一抬头,咦!娃娃今天是怎么了,脸上干干净净的,衣服好像也是刚洗过的新衣服,“或许是小学生今天刚放暑假,自己给自己收拾干净了”我心里边想着边往家里走。“周大爷在家吗?住院来了吗?”我喊到,从西房出来了个年轻帅小伙,周老爷子的儿子-----周麻二,赶紧出来,把我迎到了房子里面,炕上坐着周麻二母亲(耳朵有点背),给我一个太阳般的微笑,我连忙向老奶奶招了招手,房子靠北边还有一个女的在灶台边烧着火。我问到:“老爷子来了没,现在怎么样了?”周麻二说:“大家刚出院回到家还没一个小时”我接着问“手术怎么样,顺利吗?”他说:“挺好的,顺利这了,现在在二楼了,刚睡着,走我带你上去看看。”我赶忙说:“不去了,不去了,老爷子刚出院,一路上也折腾坏了,今天不打扰了,改天我在过来看老爷子,这几天就把老爷子照看好,多给他加点有营养的饭菜”。那个女的连忙站起来点点头。“周麻二家好像没有年轻女的,唯一一个就是周麻二媳妇,那不是在三年前就离家出走了,难不成……?”我心里想,赶紧又问到:“这位是?”周麻二说:“她是我老婆”,他老婆低着头在那墙角一动不动站着。“好,好,好,赶紧做饭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改天我再过来”说完,心里乐滋滋的出来了。

每次入他家时我都能看到在充满烟的西房里面老奶奶在灶头旁边做饭的场景,三个小孩脸上脏兮兮的,蓬乱的头发下面只剩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忽灵忽灵的转着,衣服也感觉很少换洗,院子里始终乱七八糟的放着各种东西:有孩子的玩具、有干农活用的工具、有做饭的用的干柴、散养鸡的鸡粪等等。再看看现在,虽然是土院子,但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各类东西码放的整整齐齐,虽然老爷子刚出院,但是老奶奶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虽然孩子的衣服是旧的,但都是干干净净的。看到这里,我的心里感到无比的踏实,在回去的路上,感觉一脚能踩出了一个脚印。 

相信这也是老爷子、老奶奶最愿意看到的场景。

 

2018年7月14日       星期天  晴

上周,在安牙古家入户时,得知安牙古大女儿在临夏州医院检查耳朵,由于医院设备不先进,建议到兰州检查。大家商量好,我提前在兰州挂号,他们从临夏过来直接看病,这样耽误的时间少一点。

嘀嘀、嘀嘀、嘀嘀……早上五点钟,闹铃准时响了!妻子和孩子还在熟睡当中,我悄悄的拿上衣服到客厅穿完,简单的洗刷完,5点15分,赶紧出门,打车往兰大二院方向走。5点半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人,但是走进医院,哇!排队的人已经这么多了,每个窗口都已经有人排了,我找了靠边的窗口,排队(他们来了方便找)。一切就绪后给安牙古打电话,他们已经上高速了,估计七点多就到了。

七点半左右,安牙古两口子带着在大女儿安秀兰到了,大家简单的接洽了之后,开始挂号了,因为有网上预约的号,所以排队挂的号已经靠后面了,就医时间是十一点到十一点半。大夫看完后说:“先要把耳朵化浓治好才能做检查、才能动手术,否则治疗无法进行,因为耳朵里化的浓全都固化了,所有的检查都做不了,大家根据检查结果,才能判定后续治疗”。安牙古两口子相互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做,我赶紧说:“大夫,大家是临夏积石山的,您看,您能不能给大家一个建议”。大夫说:“哦!临夏积石山的,那还有点远,这样吧,你们先到临夏州医院住院治疗,这样报销高点,把孩子的化浓问题解决了,化浓这个治疗不是太难,就是花费的时间较长。然后你们再到兰州来,到时候咱们检查,进行下一步治疗。”“嗯嗯,好的,好的”安牙古赶忙弯着腰说。

“谢谢你,这次幸好你在了,不然大家不可能这么快”安牙古握着我的手说。

“客气啥了,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下次去兰州,咱们提前联系”我说。

安牙古只是“嗯,嗯”的答应两声,但是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那种坚定、那种踏实。

下午五点钟,安牙古已经回到家了,他说,等把地里的庄稼收拾完了,他们就一门心思的住院治疗。

后记:

安牙古常年在外务工,马麦米乃也时常在外务工,家里的三孩子中午都由老大照看(她还念五年级)。记得特别清楚,去年刚开始入户时,他们家每次都是锁门着,为此还备注过他们家是“锁门户”,后面打听了他们邻居,才知道这家是有人的。后来,我把入户时间改为中午12点半左右,果不其然,门开着了,进去看到的那一幕,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姊妹三个,每人手里提着一包倒了水的方便面(没用碗,直接用塑料袋子泡),筷子插在里面,蹲在院子里石桌周围,似乎还讨论着什么。“小姑娘,大人在吗?”我问到,姊妹三个赶紧站起来,陌生、害怕、惊讶的那种眼神足足看了我有30秒,然后,大姑娘摇了摇头。“大人啥时候回来”我接着问,大姑娘说:“爸爸在外地没有回来,妈妈下午就从地里回来”。等到下午六点多,那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马麦米乃刚从地里回来,在了解完情况之后,问起了孩子中午的饭为啥不在前天晚上做好,她说:“中午泡个方便面,家里一天就不在生火了,晚上生火做饭、烧水,中午热饭还要生火,孩子还小,怕有危险”,说完又笑着补了一句:“她们也不爱吃剩饭”。我说:“吃方便面损坏肾脏,给其他器官增加负担,可以这么说,一包方便面对身体产生的危害,需要身体一周时间恢复,更何况他们都是小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她听着我说的,连忙点点头。经过这样几次动员,后来,他们就把炉子焖上了,孩子也吃上了正常的午饭。

 

2018年7月17日    雷阵雨

不论在那个岗位,只要是用心了、尽心了,就算没有收获都是划来的。

6月30日,带着四社的马忠林女婿马哈录和马永林,来到一社的养牛大户马登云家参观。在过后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有些认为我这么做不合适,认为我不应该管那么多闲事,在电话就把我骂了一顿(他的话语就像一块石头,始终压在我的心里,我不知道我这么做究竟合不合适)。但是,我相信,甘肃建投配大家到全国深度贫困村扶贫,绝不是让大家只是空言无补,堂而皇之的在这里混日子!

今天,看到了我那几天忙的成果啦!经过马忠林家时,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在他家墙边放线着了,“咦!要修房子吗?”我边想边往他家里走。马哈录正在和灰,看见我来了,赶紧迎上来。“你来了,赶紧进屋喝水”他说。“不喝,不喝,这是要修房子吗?”我说。他挠着头,笑着说:“不是咱们前几天到艾米尼(马登云)家去了吗,看到人家养的牛那么好,比打工的好的多,而且家里也能顾上照看。上个礼拜正好国家给大家给了两头牛(牛产业帮扶:未脱贫户只要有养牛意向的给2万元的养牛补贴),我现在有三头牛了,也有发展的基础了。这不,家里的这点地方闲着了,我打算盖个牛棚,以后往养殖这块发展,自从你带大家去后,大家相互加了微信,盖牛棚、养牛方面他可以给大家引导一下。”看到这准场景,突然间,我感到无比的自豪,感到收获满满,心里的那个“委屈石”一下轻了很多。作为一名驻村扶贫干部,我没有那种太大的理想抱负,也没有那种抱着混日子的心态,我只是想着,怎么能给贫困户帮点实事、干点实事,让大家走了之后,他们的好日子还能继续。

路要一步步走,事要一件件做,并且用心做、真心做、真扶贫、扶真贫,那怕有那么一点点效果,我心足以!

 

2018年7月29日     星期天   暴雨转晴

今天写日记,不知从何说起,是喜是忧,是对是错……

早上六点多,眼睛还是朦朦胧胧,就听到外面雷声不断,不一会儿,雨点打到外面玻璃上呯呯作响,好像再对我说:“赶紧起,该干自己的事了”,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赶紧给媳妇发微信:“醒来了没,蓉蓉(我家姑娘)昨晚哭了没有,你拉肚子好点了没?”媳妇没有回消息。

起床洗刷完后,坐在凳子上看自己的书(今天周末)。咦!九点多了,说好的马成俊(大家领导帮扶的贫困户)八点给我回电话,一直没有回,我又给他回过去:“老爷子,下雨了,今天麦子还能打吗?”,马成俊说:“天气预报说下午天晴了,只要天晴了,就要打,不然帮忙的亲戚就白叫了”。放下电话不一会儿,老婆回了信息说:“蓉蓉昨晚上还是哭了一晚上,我网上查了一下,可能是缺锌了,等你下次来了咱们到医院检查个微量元素吧”。

“那你咋样了,肚子还拉吗?”我写到。

“不知道啥原因,今天早上成了上吐下泻”她回复。

“那你和蓉蓉吃上点早餐,看能不能好点,感觉不行了店买点药去”我写到。

“嗯好的”她回复。

就这么简单的交谈之后,我没有给她回信息,因为,我不知道说再啥,我不在身边,说啥都是空话。

原本计划我这周回兰州,媳妇和娃娃从老家也到兰州,大家一家在兰州过个周末,但是,她们娘们回到兰州了,我却没有回去。没能回去,我也及时的打电话给她说明了:“马成俊家,周末打麦子,马成俊最近身体不好,一直住院,儿子又是腰间盘突出,干不了活,周四我在他家入户的时候,马成俊一直操心着,今年的麦子没人收拾了,作为驻村人员我有责任也有义务给他家帮忙”,在电话里头,媳妇还是答应了,但明显感觉到她答应的那么的委屈,那么的不情愿。

中午得知,下午4点马成俊家开始打麦子,我也提前做好了劳动准备。突然媳妇打来电话:“上次我和蓉蓉发烧,那个送药人的电话你还有没有?”

“怎么了,怎么了,还没好吗?严重了吗?”

“有点,估计是昨天回兰州,在车上抱孩子时间长,有点中暑了,现在还是上吐下泻,有点撑不住了,我想出去买药,但是站起来感觉有点晕,更何况,我出去还要抱孩子,所以我不敢出去,你有电话的话,让给我送点藿香正气液”

“好的,你等着,我打电话联系”

网上开始找离家最近药店的电话号,打过去之后,客服说送药的人外出送药,要等一个小时之后才能给我送药,无奈之下,我又把店长的电话要了,给店长打电话求情,能不能帮我送一下,好在店长答应了。药送到之后,我给媳妇打电话过去,电话接通半天不说话,只能微微的听到有点哽咽的声音,她说:“你忙你的去的,药送到了,大家娘两你不管了”,当时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头顶灌到脚底了,那种冰凉的、透心的冷触动的这我的心。

三点多还是艳阳高照,带上草帽,骑上摩托车,向马成俊家走去。马成俊在院子里坐着,整个人肿的比前两天更利害了,看到我来了,努力想站起来,只是没有那么多力气站。他握住我的手说:“就是好,就是好,早上还是暴雨,这会儿太阳多好”,和老爷子简单交谈之后,在柴油机的声音中,大家开始了这一家一年劳动最终的收获------打麦。

打麦结束后,老爷子拄着拐杖,望着近20袋子打好粮食,笑呵呵的对大家说:“谢谢各位了,今天辛苦了”。粮食装进了袋子,也装进了老人的心。仰望天空,看到太阳依然那么火,那么热,然想起了老爷子说的:“早上还是暴雨,现在太阳多好”,此时此刻,我心满意足。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不知道媳妇身体好点了没?姑娘今晚又闹了没?她们晚上吃的啥?

爱着你的爱

梦着你的梦

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下个周末一定陪你们。

 

2018年8月24日     周五       阴

周五早上快十点了,正在吃昨晚剩下的饭,隐隐约约听到楼道里有脚步声,“不对呀!同事都放假了,就我一个人值班。老百姓也再过节呀(古尔邦节),不会有人的,继续吃饭吧”我想。脚步声越听越靠近我的宿舍了,放下碗,走出去看,四社的马成俊,拄着拐杖,带了个旧草帽,一瘸一拐,慢慢的朝我挪了过来。我赶紧迎上去,说:“老人家,过节好。你怎么来了,有事吗?”,马成俊拉着我的手,要开口但还没有说出口时,嘴唇已经有点颤抖,熙熙散散的胡须上还有未擦干的唾沫星子也跟着在颤抖,在消瘦的面孔上瞬间看到了他眼角的泪花。“来,老人家,怎么了?你坐下说”我把他扶进宿舍说,“昨天晚上,北房,裂口子了,吱吱的想了一晚上,我过来找大队的人(村委会的干部),也没找上,我想,你应该在二楼了,我就上来了”。我说:“老人家,这里两天你们不是过节吗,大队的人也放假着了。赶紧走,我和你看房子走”,穿了个棉夹夹,带上我的草帽,锁上门,和老爷子向四社方向走去。

马成俊家,在前几次的暴雨当中,西房受滑坡影响,已经成了危房,大家连夜将老两口转移到北房居住。滑坡还在继续,北房的前檐昨晚上瓷砖都已经掉下了,后墙已接有开裂的痕迹了,唯一能住的房子也成危房了。

到了他家,老太太说:“儿子也不怎么回家,家里的牛棚也塌了,现在连唯一能住的房子也成这样了,现在只有厕所是好的,哎!这可怎么办呀?”,“老太太,老爷子,你们也不要太着急,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的,肯定会管你们的,上次受灾时大家甘肃建投捐了帐篷,你们先住到帐篷里面,咱们再商量后面维修的事”我说,老爷子赶紧说:“有帐篷,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大家老两口没地方去了”。下午老爷子的女婿也赶上过来,买了两张简易床,大家帮着把帐篷搭起来,床也支起来,今年刚收成的一千多斤麦子也搬到帐篷里面。整个收拾完后,老爷子坐在床上,捋了一把胡子说:“这下,大家也就不怕雨了,晚上大家也就能睡着了,真的谢谢你们”。

有的人问我:“扶贫,你一天干的啥?”其实,扶贫,不在于要干出啥斐然的成绩,就在这点点滴滴的小事情上,增进大家和贫困户之间的感情,宣传国家有关扶贫政策,并且从思想上要让贫困户认识到: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劳动、自己的创业、自己的双手,才能真真切切的脱贫、才能真真切切的过上好日子。


2018年10月9日     周二    晴

秋高气爽,晴空万里。

虽然今天步行了一天,但我的心情还是那么好,那么激动。。。

早上,馍馍开水早餐之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直奔四社马成俊家。在节前,根据医院检查的结果马成俊得了尿毒症,给本来今年受灾最严重的他家来说直接是天塌下来了。来到他家门口,老远的看见范二米乃正在收拾包谷,边收拾嘴里还捣鼓这啥,我打了声招呼:“老人家,收拾玉米着了”,听见我的声音,头还没转,就说:“哎呦!你来了吗?”帐篷的门帘是搭起来的(八月份雨灾,他家房子全部成了危房,目前住在甘肃建投捐赠的帐篷里面),老爷子躺在床上,她朝我走来,双手招呼着,赶紧进屋,走进屋时,老爷子看我进来有往起来坐的意思,我赶紧上前几步,按住老爷子说:“刚做完手术,你不要动,赶紧躺着。”我也坐在床边上,问:“现在怎么样了?”老爷子还没开口,妻子抢着说:“好聊(好了)”,我心想,尿毒症怎么能好,范二米乃又说:“刚去州医院的时候,大夫检查完说是尿毒症,后面有观察了一段时间,把样本送到兰州检查了,兰州说这不是尿毒症,目前的情况只是尿毒症的前期表现,幸亏你们看的早,不然真成尿毒症了”。范二米乃指着马成俊又说:“以前死活没有查出病因,这次查出病因,也做了手术,现在他能吃下去了,精神也好了”,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忘了我是什么心情了,只是觉得帐篷里暖暖的,而且空气很清新。我问:“这次看病总共花了多少钱?”范二米乃说:“住院多半个月,再加上大家的吃饭和其他花费,大家自己掏了五千元左右,其余的一万多全是政府报销的”。我接上说:“这就是你们交医疗保险的作用,其余的钱国家给你掏了”,马成俊说:“我觉得熬不过今年了,没想到手术做了之后我不胀了,也能吃下去东西了,国家的政策就是好,要不然大家那能有两万多块钱了,真的是政府救了我的命”此时的他一只手摸了摸眼角,相信这是高兴的泪水,这是重获新生的泪水。

后记:

思想引导着行动,相信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在甘肃建投的帮扶下,脱贫指日可待,幸福生活在向他们招手。都说这边人的理解能力较差,思想不先进,好吃懒做,其实这都是片面的。这里的人们都有一颗纯朴的心,只是和外界接触的较少,所以发展的意识比较缓慢,但是只要咱们有耐心、有信心,抱着自己也是贫困户家庭的一份子的心和他们交流、和他们商量共同制定脱贫计划,相信会有好的结果。就像马登云家,从2017年的6头牛发展到2018年的24头牛;就像马永林家,从2017年没人外出务工到2018年有两人外出务工;就像周麻二家,从2017年的粮食收入转变到2018年种植花椒树等经济作物;就像马一四夫家,从2017年对帮扶人员有较大意见到2018年对驻村帮扶干部就像亲人一样对待;就像马海麦家,从2017年媳妇嫌家里穷,离家出走到2018年又回到家里等等,这一年,每家发生这变化,脸上都开始露出笑容,这就是大家值得骄傲的地方。

其实这一年当中我也是受益人,虽然365天,但是感觉每天都在进步。从刚开始的抱怨,到现在的感恩;从刚开始的迷茫,到现在的恋恋不舍。真的是我再人生中另一种“享受”。相信在以后的日子中,不管从事什么工作,这都是我一生的财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